• <tr id='0onug'><strong id='0onug'></strong><small id='0onug'></small><button id='0onug'></button><li id='0onug'><noscript id='0onug'><big id='0onug'></big><dt id='0onu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onug'><table id='0onug'><blockquote id='0onug'><tbody id='0onu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onug'></u><kbd id='0onug'><kbd id='0onug'></kbd></kbd>
    <dl id='0onug'></dl>

    <fieldset id='0onug'></fieldset>
    <ins id='0onug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0onug'><strong id='0onu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1. <span id='0onug'></span><i id='0onug'><div id='0onug'><ins id='0onu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0onug'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onug'><em id='0onug'></em><td id='0onug'><div id='0onu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onug'><big id='0onug'><big id='0onug'></big><legend id='0onu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兇宅(一)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在线视频亚洲有声小说_国产在线是视频有精品_国产在线偷拍福利视频

            天井裡的哭聲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在這個小鎮上轉瞭幾圈,終於找到瞭一處租金特別便宜的房子。這是座較為偏僻的老宅子,已經有一百六十多年的歷史。午後的陽光淡淡地從天井上灑下來,彌漫著厚重的滄桑感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麻利地鋪好床,回頭叫兒子宋小問,剛好看到孩子失手打碎瞭熱水瓶。看著一地碎片,宋春枝氣不打一處來,揚起手劈頭蓋臉地打下去,邊打邊罵,宋小問抱著頭隻是哭。忽然間,她聽到門口也響起瞭孩子的哭聲,撕心裂肺地嚎著,嗓子都啞瞭,其中還夾雜著一個女人低低哀求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停瞭手,到門口查看,聲音倏地停瞭。但她分明感覺那聲音是從天井處傳來的,刀子一樣刺入耳膜,刺得她頭痛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揉著銳痛的太陽穴,坐在床上生悶氣,宋小問慢慢挪到她跟前:“媽,您別生氣瞭,我多撿點瓶子去賣,重新買個更好的,好嗎?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抬頭看瞭看兒子,一把把他摟進懷裡。才八歲的孩子有著與年齡完全不相稱的成熟,懂事得讓人心疼。

              偌大的老宅子沒住幾傢人,連房東也沒住這裡。天色一暗,四周陰氣逼人,宋春枝母子倆早早地上瞭床。

              半夜,宋春枝被一陣奇怪的歌聲吵醒,這歌聲婉轉動聽,聽不出是從哪傳來的,像是一個慈愛的母親哼著小曲在哄孩子睡覺。宋春枝一夜沒睡好,渾身乏力。

              次日,宋小問又在學校闖瞭禍,把同桌昂貴的削筆機給摔壞瞭。宋春枝心疼錢,惱火地一把推開宋小問,宋小問沒站穩,撞在瞭門上。這時,門口又傳來瞭小孩的哭聲,嘶啞的嗓子,撕心裂肺地嚎著,夾雜著女人低低的哀求聲。這些聲音再次刺得宋春枝頭痛欲裂。

              宋小問沒有哭,揉揉額頭,靠在門上。宋春枝走出門口查看,外面靜悄悄的,什麼都沒有。“小問,你聽到哭聲瞭嗎?”她問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宋小問搖瞭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在老宅子裡轉瞭個遍,發現這裡上下兩層,二十多間房子,租出去的隻有五六間,住的全是外來做臨時工的光棍漢,哪裡有孩子的影子?

              可那奇怪的哭聲還是時不時會冒出來,宋春枝的頭疼病越來越嚴重,她上醫院,醫生說她是神經衰弱。

              看不見的女人

              國慶放假,孩子們高興得直歡呼,宋小問卻有些不開心。在學校裡,他可以跟同學們玩,可在傢裡,他一個伴也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沒空管這些,吃瞭飯後又覺得頭疼,便去睡覺瞭。她迷迷糊糊中聽到門外有孩子在玩鬧,像是宋小問跟人在玩捉迷藏。

              醒來後,宋春枝問兒子玩瞭什麼,宋小問高興地說,蘭姨陪他玩瞭捉迷藏,還讓他幫忙找兒子冷貴寶。“媽,你見過冷貴寶嗎?蘭姨說他長得跟我差不多高,耳垂上也有粒紅色的胎記,隻是他的長在左耳上。”宋小問瞪著天真的大眼睛問媽媽,宋春枝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蘭姨又來瞭,帶著宋小問一起玩遊戲,難得兒子這麼高興,宋春枝也就懶得管他,兀自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幾天,宋小問握著一個龍形玉佩,興沖沖地告訴宋春枝:“媽,我認瞭蘭姨做幹娘瞭。蘭姨說我跟她兒子長得像,讓我給她當兒子。她還送瞭我一個禮物。她找不到兒子很可憐,我,我就答應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聽瞭很不高興,沖兒子發起瞭火:“不行,你是我兒子,我一個人的兒子,誰也不能搶!不能!”

              宋小問不敢再出聲,把玉佩放進口袋,取出書包乖乖地看起瞭書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雙手掩面,靠在床頭上。幾年來,為瞭躲避前夫的尋找,能與兒子共同生活,她帶著宋小問四處流浪。因為前夫經濟狀況比自己好得多,法院把孩子判給瞭他,而這對宋春枝來說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,孩子就是她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  跟宅子旁的雜貨鋪老板聊天時,宋春枝說瞭兒子想認蘭姨為幹娘的事,老板嚇瞭一跳,他說鎮上沒有叫冷貴寶的孩子,也沒有叫蘭姨的女人,因為冷姓的人他全認識。想瞭想,那老板緊張地說,宋春枝住的老宅子是兇宅,很多房客住得不順利,幾十年來,有兩個女人吊死在瞭裡面,還有一個瘋瞭。本地人都不敢住進去,連路過時也不敢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老板的話,讓宋春枝驚恐萬分,想起那些奇怪的聲音,還有自己忽然的頭疼,她越想越害怕,越想心情越不好。宋小問做錯事,她把脾氣都發到瞭兒子身上,順手就抽瞭一巴掌。

              宋小問哭哭啼啼地出瞭門,宋春枝鬱悶地躺在床上,不知不覺就睡著瞭。宋春枝睡得很不踏實,她感覺有一股力量把自己拖下床。耳邊還響著一個女人的聲音:“叫你打孩子,叫你打孩子,惡毒的女人都該死,去死吧!”一根尼龍繩從房梁上垂下來,套住瞭宋春枝的脖子。宋春枝隻覺得呼吸困難,想到兒子,她努力掙紮著、喊叫著:“不能死,我不能死!”忽然間,繩子斷瞭,宋春枝跌坐在地板上,氣喘籲籲,她呆呆地看著房梁上的繩子,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。宋小問丟下手中的鐮刀,抱住宋春枝大哭:“媽,你為什麼要這樣啊?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擦掉兒子眼中的淚,搖著頭,她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。

              怕宋春枝再做傻事,宋小問跟她睡在一頭,緊緊摟著她的手臂。宋春枝憐愛地看著兒子,心裡歉疚極瞭。這個晚上,宋春枝做瞭一個奇怪的夢。她夢見有個奇怪的女人跟自己爭兒子,那女人手裡還舉著一把明晃晃的刀。爭奪不下時,對方竟然想用刀把宋小問分成兩半,急得宋春枝松瞭手,一隻手臂攔在刀前。霎時鮮血四濺,到處一片紅色。

              醒來時,天大亮瞭,宋春枝聽到門口有兒子和一個女人的笑聲,看來他們玩得很開心。她輕聲走到門口,隻見宋小問圍著天井繞著圈,沖身後說:“幹娘,你快來追我啊!”過瞭一會兒,他雙手抱胸,咯咯笑著求饒:“幹娘,放開我,好癢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看得瞠目結舌,因為,在宋小問的身邊,她什麼也沒看到!

              等宋春枝反應過來時,宋小問到瞭身邊,搖著她問:“媽,怎麼啦?是不是頭又疼瞭?”

              手臂一陣疼痛,宋春枝低頭一看,上面莫名其妙多瞭條新鮮的疤痕,她忍著疼說:“不疼。小問,剛才你跟誰玩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幹娘,不,是蘭姨啊,她又教瞭我一個新遊戲。”宋小問興奮地說,“不過,現在她找兒子去瞭,冷貴寶現在還沒回傢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問冷貴寶是誰,宋小問說是蘭姨的兒子,宋春枝又問那蘭姨是誰,宋小問不耐煩瞭:“就是冷貴寶的媽媽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都被兒子繞暈瞭,隻好閉嘴,她現在徹底相信這就是一座兇宅,心裡非常不安,決定馬上搬傢。

              宋小問不高興,問為什麼要搬傢,宋春枝隨便找瞭個理由,可兒子不信,不肯離開這裡,他說明天蘭姨還會來陪他玩。

              想起兒子所說的那個蘭姨,宋春枝離開這裡的願望更強烈瞭。趁兒子上學,宋春枝開始收拾衣物……

              一百年的守望

              變天瞭,天上烏雲密佈,閃電鋒利地劃過天空,在屋頂上爆炸,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,宋春枝看到屋頂燃起瞭熊熊大火,火光中對面的墻壁竟然閃動著奇異的景象……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看得目瞪口呆,悲傷的結局讓她心碎,隻覺眼前一黑,她倒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睜開眼睛,宋春枝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,宋小問哭成瞭淚人一般。房東看她醒過來,舒瞭一口氣,他說老宅子被閃電擊中著火瞭,燒成瞭一片灰燼,幸好沒燒到人。房東盯著她問:“為什麼你昏迷時一直叫冷貴寶的名字?”宋春枝一愣:“你知道他是誰?”房東點點頭,說冷貴寶是太爺爺的弟弟,是個叫蘭姨的小妾所生,長到八九歲時被拐子拐跑瞭,怎麼找也沒找回來,蘭姨等兒子等得快瘋瞭,後來因為傷心過度上吊自殺。說起來,這都是百多年前的事瞭。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眼中流出瞭淚,房東所講的事,她在那些奇異景象中看得明明白白,沒想到竟然是真的。事實上冷貴寶是被大奶奶賣掉的。大奶奶恨蘭姨得瞭寵,也怕冷貴寶分走她兒子的財產,經常折磨母子倆,打得冷貴寶哭爹喊娘。蘭姨一直在等待著兒子歸來,這一等就是一百年。漫長的守望歲月中,她看到瞭不少打罵孩子的女人,她把對大奶奶的恨轉嫁到瞭這些女人身上……

              宋小問擦掉她眼角的淚,伏在她的耳邊,輕輕地說:“幹娘,不,是蘭姨跟我說,您很愛我,讓我好好照顧您,要聽您的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點點頭,母子倆緊緊地抱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尾聲

              宋春枝帶著宋小問回到瞭曾經的傢,為瞭給兒子一個好的生活環境,她同意把兒子還給丈夫。

              可意外的是,宋小問不同意回到再婚的父親傢,他讓宋春枝把龍形玉佩賣瞭,因為幹娘告訴他,這個玉佩能值些錢,可以供他上學。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母子倆到瞭珠寶店,結果這玉佩不是能值些錢,而是很值錢。

              有瞭這筆錢,宋春枝開瞭個店,生意還不錯。母子倆終於可以安定地生活在一起瞭。